首頁
今天: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藝術長廊 > 遠去的村莊

遠去的村莊

日期:2019-06-26 09:47:51 作者:陳會婷 責任編輯:wyc2016 信息來源:義龍新區融媒體中心 點擊數:

  小時候,村莊伴著早晨的炊煙醒來;晚上,又在炊煙的余韻里沉沉睡去。隨著美妙悅耳的放學鈴聲跳躍著傳來,我們像打開籠子門的小雞,撲閃著翅膀,飛也似的躥出校園,迅速地散在村莊的各個角落:在場院里拍四角,在柴禾堆里做迷藏,女孩子躲在矮樹上唱童謠,男孩子去高樹上掏鳥蛋。這時,高高低低的煙囪里飄出縷縷炊煙,彌漫在村莊的上空,濃濃的煙火味氤氳了整個村莊。不多時,長一聲,短一聲的呼喚在村莊的上空飄搖,我們才捧著唱空城計的肚子,餓狼似地飛奔回家,抓起碗狼吞虎咽地吃起來。后來有了蜂窩煤,有了液化氣,現在又有了各種各樣的電鍋,炊煙逐漸淡出了村莊的視野,炊煙是村莊的靈魂。
  一處院子可以沒有禽畜和花草,但不能沒有鍋臺。四季里,鍋臺兢兢業業,任勞任怨地護衛著村莊的安寧。小時候,家里窮,買不起煤,都燒大鍋,呼呼的風箱一拉,柴禾在鍋底噼里啪啦地唱著歡快的歌,熱情的火苗舔著鍋底,食物在鍋里沸騰著、翻滾著,一鍋黏黏膩膩的粥,白白胖胖的饅頭,撐圓了我們癟癟的肚子,調和著我們的味蕾。鍋臺忙碌著,春天的榆錢飯、槐花餅,清香撲鼻;端午黃澄澄的丸子,焦香酥脆;秋天鍋底的烤玉米、烤地瓜更是特有的美味點心;春節誘人的肉餡餃子,引得我們大快朵頤。鍋臺如一尊大佛端坐在柴火的蓮花之上,熬煮著村莊的春夏秋冬,有了鍋臺,四季才鮮活,日子才讓人眷戀。上周,老家的鄰居打電話說,為了減少污染,要拆去鍋臺,聽后我心里悵然好久。永別了,那個養育了我幾十年的鍋臺,就這樣退出了村莊的舞臺,鍋臺是故鄉的根。
  每個村莊里都有很多大樹,它們是村莊的守護神。我們村頭的柿子樹,不僅提供甜蜜的果實,還是我兒時的樂園,我和小伙伴們在樹上藏貓貓,唱童謠,打秋千,柿子樹伴我度過了一個快樂的童年。
  曾祖父門前的老槐樹,春天一樹槐花綻放,給村莊的不僅是馥郁的香味,還有可口的美味。祖父院子里的兩棵高大的楊樹,夏天給我們遮陰,雨天給我們擋雨。我們兄弟姐妹在樹下唱歌、做游戲、在樹上刻名字,快樂得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。物轉星移,名字也在長大。大楊樹記錄了我們的成長,每個名字的后面都有一個難忘的回憶,大樹是村莊的生命。
  我家院子里有兩棵大榆樹,父親在上面栓了一根長長的鐵絲,一年四季,它們承載著我們一家人的洗衣曬被,無論多重,都默默承受。櫛風沐雨,它們經歷了害蟲錐心蝕骨的折磨,暴風雨無情地摧殘,仍頑強地蔥蘢一片。如今,村莊的大樹全部被各種綠化樹取代,走在水泥路上,看著整齊的道旁樹,我感到很陌生。

 

澳洲幸运10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