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今天: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藝術長廊 > 波詭云譎動干戈 忠魂輝耀天地間

波詭云譎動干戈 忠魂輝耀天地間

日期:2019-06-28 10:19:57 作者:曉望 責任編輯:wyc2016 信息來源:義龍新區融媒體中心 點擊數:

波詭云譎動干戈 忠魂輝耀天地間
———關羽之死

  從受命鎮守荊州之日起,關羽的人生和生命就與荊州的興衰和存亡緊緊地捆綁在一起了,無法解開。
  為什么這樣說?荊州地處長江中游,地盤廣闊,有著不容忽視的軍事價值,原為劉表統轄。劉表死后,圍繞荊州的歸屬問題,曹操、孫權、劉備三個勢力集團開始了你死我活的武力爭奪,并爆發了著名的“赤壁之戰”。戰后,三個勢力集團成功肢解瓜分了荊州,并以重兵據守各自所得。荊州,已不再是曾經的一家獨霸之地。三個勢力集團的介入,不僅分割解體了荊州,更讓這塊原本相對統一和安寧的土地波詭云譎,變化萬千,充滿了血腥的氣息。這是必然的,三只兇惡的狼共處一室,且都不安分,都想把將對方置于死地,將其所得據為己有,自然,殘酷、慘烈的爭斗不能避免,愈演愈烈。后來,為擴大地盤,延伸勢力,以成三足鼎立之勢,劉備開始取川。因考慮到荊州的重要性和面臨的復雜形勢,經過慎重思量,劉備將與他“恩若兄弟”、勇猛善戰的關羽留在荊州鎮守。從此,即便是劉備多次鏖兵沙場,甚至稱王,關羽身居蜀漢政權高位,他的工作關系仍是在荊州這塊是非之地,直到他的死亡和荊州(劉備占有部分)為吳所奪,一步都沒挪動過,足見劉備對荊州的高度重視和對關羽的信賴。
  那么,劉備為何對關羽情有獨鐘、將荊州的鎮守重任壓在他肩上呢?是劉備手下無人?還是另有玄機?
  赤壁之戰結束后,劉備手下可謂人才濟濟,文有諸葛亮、龐統、馬良等,武有關羽、張飛、趙云、黃忠、魏延等,尤其是諸葛亮、龐統、關羽、趙云四人都可擔當鎮守荊州的重任,就事態的發展和結果來看,也許諸葛亮、龐統、趙云比關羽還要更適合一些。劉備之所以選擇關羽,看重的還是他的經歷和名聲,而這些,都不是其他人所同時具備的。劉備自離開家鄉開始創業起,每逢獨當一面的活,幾乎多由關羽承包,更為重要的是,關羽與張飛的勇猛聞名當世。特別是關羽,萬軍之中斬殺袁紹手下名將顏良,簡直如囊中取物,天下聞名。可別小看這勇猛名聲的作用,它在一定意義上是一個人及其所屬勢力集團強大的代名詞,在那個弱肉強食的時代,是可以震懾那些心懷鬼胎的人不敢輕易動非分之想的。劉璋的“暗弱”、劉表的“座談客”、袁紹的“見事遲”等等,都激起了他人吞噬的胃口,最終覆滅。再加上關羽的忠誠、謀略、與自己的情感因素等等,劉備綜合考慮,最終選擇了關羽。剛開始劉備應該對關羽是不完全放心的,所以留下諸葛亮、張飛、趙云等輔佐他,大有扶其上馬,送其一程之意,到后來劉備取川形勢緊急,不得不將諸葛亮、張飛、趙云抽調離開。事實證明,關羽是具備獨當一面能力的,劉備在川中和漢中馳騁廝殺,他鎮守的荊州太平無事,至少令曹操和孫權勢力集團不敢打主意、起干戈,這也是稱王后的劉備放心繼續使用他的主要原因。
  而關羽的死和蜀漢永遠失去荊州,就得從劉備及其勢力集團對關羽的放心使用說起。
  話說諸葛亮等人離開荊州幫助劉備取川后,表面看似平靜的荊州,內部卻是暗流涌動,殺機重重。曹操、孫權、劉備三家都保持高度警惕,密切關注荊州局勢的發展變化,伺機而動。尤其是劉備迫降劉璋后,孫權分外眼紅,恨得牙癢癢。為什么?道理很簡單,因為地處長江下游的孫權是不愿意看到上游的劉備做大做強,威脅到自己的安全,更何況奪取益州也在他的規劃之中,就這么被劉備收入囊中,他樂意嗎?回答是否定的。對于曹操亦然,憑空多出一個強勁的對手,這對他完成統一大業,可不是一個好消息,只是他忙于處理內部事務和爭奪漢中,暫時無暇顧及荊州罷了。曹操不動不等于孫權不動。在孫權看來,你劉備不是取得益州么,那你占有的荊州這塊地盤該給我吧,我們不是盟友嗎,難是同當了,福也該同享吧。孫權知道要等于白要,在那個人人都把地盤看得比命還重的年代,寸土的獲得,往往非付諸武力不可。但挑起事端是要有一個正當的借口,于是,孫權立即派遣使者出使蜀漢,表面看是通過正常的外交手段討回曾經借給劉備的南郡。面對孫權的使者,劉備耍起了無賴,說等我取得了涼州后再歸還不遲。說穿了就是不還。這早在孫權的意料中。這樣,孫權就能理直氣壯地行動了。他先派官員到劉備占有的荊州地盤上去接管,遭到驅逐后,便起兵向關羽攻擊,劉備急忙統軍前來支援。眼看孫劉之間的一場大戰即將爆發,曹操幫了他們的忙,化解了這場一觸即發的戰事。這年,曹操興兵爭奪漢中,同時面對兩個強大的對手,展開兩線作戰,這是弱小的蜀漢所不能應付的,尤其是漢中的得失,關系到蜀漢的生死存亡。幾經利弊權衡,劉備向孫權妥協了,忍痛割愛以湘水為界同東吳重新劃分荊州的地盤,平息戰火后,急忙奔赴漢中一門心思對付曹操去了。
  如此分割荊州孫權和劉備滿意嗎?肯定不滿意,因為他們要的是整個天下,但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為權宜之計吧。劉備的情況我們分析過了,我們來看看孫權的擔憂。孫權之所以將戰爭草草收場,原因大致有三:一是曹操對他地處長江下游的地盤虎視眈眈,兩線作戰也是東吳所不能承受的,顧此失彼,那就真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,得不償失了;二是孫氏政權在江東立足未穩,特別是山越人的作亂更是令孫權不敢過多地分心;三是還不是非到同劉備完全撕破臉皮、粉碎孫劉聯盟的時候,何況在荊州的戰略意圖初步實現,那就見好就收吧,一口吃不成胖子,飯還得一口一口地吃。既然如此,那就暫且忍耐。
  劉備同曹操在漢中的一番較量,最后以曹操的失敗告終。
  大概受劉邦由漢中發跡故事的影響,還沒將漢中之地坐熱的劉備就匆匆忙忙地稱起了王,上表朝廷、祭告天地、封官授爵、大宴群臣……好不熱鬧!劉備當然不會忘記遠在荊州駐守的關羽,將最高的軍職前將軍授予了他。
  關羽就在此時積極謀劃北伐曹魏,并全力付諸行動。
  我們知道,關羽武藝超凡絕倫,列蜀漢武將之首,且勤奮研讀歷史和兵書,可謂是胸有韜略,能文能武,絕非一介武夫。他的北伐并非心血來潮的沖動之舉,卻是有緣由的。人們常說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,給他恩惠的人不是別人,而是與他情深義重的義兄劉備,這恩也不是滴水,卻是蜀漢政權軍界的一哥。如今,義兄劉備稱王,作為義弟該有所表示吧,在關羽看來,最好的表示不如為蜀漢開疆拓土,對此后的“興復漢室”打下一個基礎。將攻擊對象選擇為曹操,而不是孫權,還是將曹操定為“漢賊”。孫權盡管是盟友,本質也為“漢賊”,但不是主要矛盾,或矛盾的主要方面。加之吃柿子撿軟的,同東吳在長江作戰,未必便宜,關羽沒有必勝的把握,對此,他很清醒。曹操的情況就大不一樣,他剛經歷漢中新敗,內部不安寧,關羽有可乘之機。時值公元219年(建安二十四年),關羽快六十歲了,而此時的蜀漢政權雖然事業越做越大,達到峰巔狀態,但能征善戰的人才老的老、病的病、亡的亡,正處于人才的緊缺和斷層時期。在關羽看來,如若不趁他們這些將軍尚還健在抓緊北伐,復興漢室的遠大目標將化為美麗的泡影。諸葛亮在《隆中對》里制定的北伐規劃不是兵出“宛、洛”和“秦川”嗎?現荊州和漢中已掌握在己方手里,兩路用兵的條件已經具備。再則,漢中新得,劉備剛稱王,舉國上下士氣正盛,不正是對曹操用兵的最佳時機嗎?還有,關羽統領荊州以來,幾無戰事,民力得到恢復,軍隊戰斗力得到加強,城池得到加固,戰爭的資本是充足的。
  于是,關羽開始攻擊曹操控制的襄陽和樊城。
  關羽絕非武夫一介,他深知孫權不是省油的燈,為此,他安排重兵留守重鎮江陵和公安,防備孫權從背后給自己插上一刀,連鍋端掉荊州。關羽是在公元219年(建安二十四年)的秋天統兵出征的,之所以選擇在這個時候用兵,表面上看是秋高氣爽適合鏖兵,實則是關羽留駐荊州近二十年,熟悉這里的地理氣候之故。這襄陽和樊城,一南一北,隔漢水相望,互為呼應,是阻止敵軍北進的軍事重鎮,不足之處在于地處南岸的襄陽容易受到敵人攻擊,而處于北岸的樊城地勢低洼,一旦漢水暴漲,將成為孤島。考慮到襄陽容易受到攻擊得而復失,駐守在這里的主將曹仁將防御的中心移至樊城。
  關羽出手果然不凡,所料也不差,他派兵分別將襄陽和樊城緊緊圍住后,老天連續多日突降暴雨,漢水猛漲,城池四周汪洋一片,江水不斷滲入城去,城墻開始坍塌,人心浮動。早有準備的蜀軍立即登船作戰,向曹軍展開了猛烈的攻擊。尤其是駐守在樊城北郊由名將于禁、龐德統領的軍隊最慘,他們幾無準備,深陷澤國,死的死、傷的傷、降的降,只有龐德帶領少許人馬往高處逃命,最后全被關羽活捉或斬殺。此役關羽共擒獲曹軍三萬多人。在攻擊襄陽和樊城的同時,關羽不斷派出兵力向北滲透,從東漢臨時首都許縣往南,不斷有官員投降關羽,有民眾反叛曹操響應蜀軍……一時間蜀軍聲勢浩大,所向披靡,曹操開始著急上火了,曾一度欲遷都以避關羽兵鋒。最后,曹操想出了退敵之策,那就是在派兵馳援樊城的同時,派人游說孫權,許諾給予利益,讓其起兵從背后攻擊關羽,如此蜀軍將腹背受敵,必然退走。關羽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。
  其實,不用曹操游說,孫權定會從關羽背后狠狠地捅他一刀的。
  前面說過,孫劉雖然是聯盟關系,但在利益面前,這一聯盟顯得何其的脆弱和不堪一擊。孫權是不愿看到劉備做大做強的,也不能忍受劉備與他共據長江天險。此前他一直沒有向關羽發動攻擊,那是時機還不成熟。現在,一切都已水到渠成:全力維護孫劉聯盟的魯肅亡故,代之為主張與蜀開戰的呂蒙,曹操不能從北面對其構成威脅,關羽統帥荊州主力出征……此時不動待到何時!孫權決定向關羽動手了。不過,孫權不是貿然行事之人,他謀劃得極為周全。他以養病為由,先是公開召回令關羽不放心的呂蒙,接著派名不見經傳、卻又才干非凡的年輕將領陸遜接替呂蒙。陸遜到任后,一個勁地給關羽灌迷魂湯,著實把關羽恭維一番,讓其云里霧里飄飄然起來,放松了對東吳的戒備,將后方防守的兵力不斷調到緊張的前線。陸遜得手后,該是裝病的呂蒙出手了,吳軍裝扮成商人模樣,悄無聲息地摸進蜀軍防區,兵不血刃地誘降了嫉恨關羽的麋芳、士仁,取得了江陵、公安。最后,孫權一面派兵扼守峽口,防備劉備,一面繼續接收其它城池、收攬人心,斷絕關羽的歸路……得知荊州失守的消息后,關羽仍不相信孫權會背信棄義,急忙派人回荊州作進一步確認。呂蒙更絕,他是要把關羽往死路上趕,優待蜀軍家屬,甚至做得比關羽還要體貼和到位。得知家屬一切安好,跟隨關羽出征的兵將斗志全無,一哄而散,關羽父子簡直城了孤家寡人,帶著少許兵馬在吳軍的追擊下倉惶逃命。準備從麥城翻越大荊山逃歸成都,但沒躲過吳軍的追擊,殞命沙場,落了個身首兩地的下場。
  在關羽興兵襄樊的整個過程中,劉備及其政權顯得很冷漠,仿佛毫不知情,沒有什么反應,更沒有任何的支持。不過,戰爭機器的啟動是一個國家的頭等大事,沒有朝廷的授意和批準,關羽豈敢造次。陳壽對此之所以只字未提,估計也是為關羽的孤軍作戰暗自叫屈和不平。從劉備來看,尚還沒有過足當王的癮,或許正想著稱帝,他對此時的關羽是完全放心的,相信關羽是有能力打好打贏這一仗的,況且自己剛在漢中擊潰曹軍,看來曹操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厲害和可怕。從諸葛亮來看,此時的劉備未必聽得進他的話,說了等于白說。同時,吳蜀二國剛剛簽訂了睦鄰友好協議,重新分配了荊州,不可能這么快就翻臉。此外由襄樊打通北伐的通道,不也是他孔明的初衷嗎?從蜀漢的其他臣僚來看,他們的大王劉備這么高興,何必拿不開心的事來掃他的興,連劉備對關羽和東吳都這么放心,他們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呢。當然,這些只是推測。
  假如這些推測成立的話,那么不難看出,關羽的滅亡和荊州的永遠失去,罪魁禍首當是劉備及其政權的放心和僥幸。
  關羽死后,蜀漢的荊州全部納入東吳版圖,魏、蜀、吳三個國家的地盤從此劃定,基本再無更改。

澳洲幸运10计划 摩拜单车怎么找车赚钱 打码赚钱1000积分5元 app上线赚钱方案 直播写字能赚钱吗 梦幻哪个辅助技能赚钱多 天刀五开能赚钱吗 睡梦中还能赚钱的说说 那个直播网赚钱吗 长沙私人家用车怎么赚钱 梦幻109longg怎么赚钱 加盟鲍师傅糕点赚钱吗 gta 线上怎样赚钱快 拍照赚钱怎么使用 剑网3缝纫做什么赚钱 赚钱是不是要有兴趣 中青看点和东方头条哪个赚钱快